企业文化

【企业文化】行业连年萧条、疫情重创这家企业为何总能「双位数增

  原标题:【企业文化】行业连年萧条、疫情重创,这家企业为何总能「双位数增长」?

  2020年9月的一个周末,某集团所有高管集中在一起,由我引导大家做使命连接的行思会,中间我与该集团董事长沟通时,谈及这样的“静下来思考”是否要继续坚持下去,董事长当即就说:“当然要坚持!”2021年春节刚过,一场为时两天的以“清晰个人使命、提升管理能力”为主题的集团高管行思会就开始了。

  最近转遍大半个中国,连续访谈了十几个企业高管,他们有一个非常有趣的共同点:工作很忙,甚至忙得废寝忘食。但工作越是忙,他们越是抽出时间让自己静下来。有的参加企业文化或者领导力的深度培训、有的参加团队的涉登山水,有的参加“正念会”听禅冥思有无,有的则独居书斋翻阅小文……不一而足。而每当我向他们说到 “团队行思会”这类概念时,每个人都表现出很高的兴趣:去哪里?什么时候?能带团队去吗?能来我们企业办吗?

  在企业发展最快的时候,一定要停一下、静下来想一想,想清楚再出发,这样才会发展得更好更快。就像蜻蜓一样,在疾飞中能够做到急停,看好方向,然后出击。

  行思会,英文Retreat,直译应该是“退思会”,也有人翻译成“静思会”,但考虑到中国人尤其是中国企业管理者的语言习惯(希望积极向上、有语感)和避开一些玄乎的概念,我很早地意译为“行思会”,意为“在行走中退一步的共同思考”。这样更贴近于企业管理实践,也借鉴了“行动学习”的一些含义,自然受到很多企业、学者的认同。

  说到行思会,最早、最原始的实践者应该是孔老夫子,《论语·侍坐》里记载,孔子带弟子们走出校园,在沂河边的舞雩坛边排排坐下来,孔子启发每个人谈自己的理想,然后分别给予点评。

  行思会,甚至已经发展成为一种管理界的“时尚”,金融时报(FT)的一篇文章《企业退思会:后退是为了进步》也报道:很多企业会定期召开退思会(Retreat)。文章指出:

  2015年,《福布斯》(Forbes)报告称,退思会旅行正在回归……各组织举办退思会,是因为他们希望让自己从烦杂的办公环境脱离开来。如果通过休整式的集训,高级管理者能够主动地、言行一致地践行会议目标,退思会就可以推动组织重整旗鼓。

  在美国内华达沙漠中,有一座地球仪形状的“world leader retreat”(世界领导人行思所),这座耗资3亿美元的建筑座落在那里,世界领导人将“与他们生活中的独特目标重新连接”, 此建筑奠基人Donna Vassar希望该设施能够让领导人“融入全新的环境,思考真正的改革之途”。

  由是看出,退思会与个人修炼一样,是组织和个人在繁忙的工作之中的暂时的休整,是“提高砍柴效果”的“磨刀”之工。

  “工作忙都忙死了,哪有闲心扯这些闲事。”一些人说这种把管理者集中一起的活动会影响工作,是这样吗?让我们看一看抗日战争时期中国的干部整训。

  抗战时期,很多八路军干部都要从斗争最激烈的前线抽出来,冲破道道封锁线年的整训是最大的一次,其规模之大、内容之丰富、热情之高、效果之显著,在练兵史上是空前的。通过大规模的军事和政治整训,部队建设得到全面加强,很好地适应了形势任务发展需要。正是这样的一种机制,保障了中国军事干部队伍的“以弱胜强”的持续战斗力。

  2014年萨提亚·纳德拉成为微软历史上第三任CEO,此时的微软已经被竞争对手挤压得喘不过气来了,微软内部被员工称作“失去了灵魂”,为了赢得竞争和未来,萨提亚先生在“一个周五的清晨,我们高级管理团队的成员聚在了一起,只是这一次我们并没有把地点设在固定的行政会议室。”自此,微软高管们从“正念行思会”开始,想清楚“我们为什么会存在”,刷新认知,清晰确立企业的使命,然后刷新战略方向、刷新调整商业模式,刷新领导者,更新业务和产品。行思会伴随着微软的转型变革,让微软重回巅峰。

  至于强生公司的“强生信条对照会”、通用汽车的BPR(businessplan review)、乐高的积木工作坊、著名管理学者拉姆查兰(Ram Charan)先生所推崇的企业解决环境不确定的重要工具JPS(joint practice session)等等,都属于这种“休整式”的组织活动。目前管理界流行的行动学习、教练技术、即兴表演等方式,也都有行思会的影子,不过行思会更主张把会议和活动从办公室挪到非办公场所、从宾馆挪到郊外。

  作为中国引入行思会较早的组织——同心动力管理咨询(topduty Management Consulting)对retreat进行了应用、转化、再次开发和定制化提升,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,所服务的企业都看到了积极的组织改变,尤其是参与者都表现出参与热情,“没有想到,我们的改变会这么多!”是大家对行思会活动最好的评价。

  同心动力很多客户的“文化行思会”,完全摆脱了以前政策宣贯培训的窠臼,不再让管理者和员工被动接受,而是自己参与、自己讲述、自己论证、深入剖析,连接提升,让与会者实实在在地接受了一场思想认知的洗礼和高效行动的激发!

  图为同心动力与中航信托中高层管理者共同推进的“文化共识行思会”——价值观竞拍环节

  一个效果显著、参与者满意度高的行思会,相关的筹备、实施和反馈工作必然是复杂且专业的,那些增加满意度的细节的策划都是基于大量的实证经验。比如,以发放拼图的形式给活动进行分组,可以帮助参与者在“解谜”的过程中迅速与各自组员建立起初步的沟通机制。

  行思会最重要的核心问题(无论是策划者还是参与者)是“我想通过行思会得到什么不同的结果?”那么我们应该如何设计我们所需的主题和形式,开展自身组织命题引导下的行思会呢?

  至此,行思会主要的内容我们已经有了初步的了解。以结果为导向,并且结合专业化实战经验而策划的行思会,之所以得到越来越多的认可和参与者的一致好评,也就不难理解了。(本文完)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